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柒柒 > 玄幻 > 我有一棵神话树 > 第八百六十一章 神灵尊讳、阴君【大章】

太苍的天空中。

有神血化作雨水,降临而下。

这一场神血化成的小雨,在纪夏的星辰神眸洞察下并不曾蕴含任何拥有毁灭性质的力量。

其中蕴含的力量温和而又澎湃。

雨水由此落入大地,让地面更加肥沃。

滴落在诸多建筑上。

让这些建筑泛起阵阵奇妙的光芒。

从而变得更加坚固,自此拥有提升周遭灵元浓度的效果。

滴落在太苍子民的躯体上。

让那些太苍子民的身躯变得更加坚韧。

也让他们的修行天赋有所提升。

虽然这些神血似乎经历过无数重的稀释。

从而能够完整的覆盖整座太苍九州大地。

但是,神血拥有的力量,却仍然浑厚。

雨水洒落之际。

顿时让太苍九州大地,太苍子民受用无穷。

这让纪夏有些意外,心中的疑惑也更浓郁了几分。

“太苍以外并没有什么神血落下。

足以证明这场神血小雨,是太苍受到那位神秘强者的眷顾,而被有意降下。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就能够确定,就算那一位神秘存在路过而不降临太苍,却仍然是太苍的上臣,是七叔纪苏?”

纪夏眉头微皱,然后轻轻摇头。

他的星辰神眸,遍观大地。

天丹府、天工府……以及许多城府。

都在争相收集这些神灵血液。

虽然经过稀释之后的神灵血液,但是不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不妨加入神血一试。

而且以如今这两座府阁拥有的力量,也许能够将神血中蕴含的精华,彻底的融合、激发。

最为惊喜的莫过于邪神谷中的危常。

他匆匆出现在噎鸣秘境。

焦急的神色中透露着欣然以及雀跃。

他手持黑色的玉瓶,空间玉瓶里装满了神血,匆匆进入邪神谷中,然后消失不见。

大约是迫不及待的去研究神血中的奥妙了。

朝龙伯、秘龙君等人,只是低头耐心的等待。

他们虽然暂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纪夏沉默,他们也就只能够等待。

良久之后。

纪夏才再次看向朝龙伯,说道:“第一件隐秘,是天岐帝朝的七狩大帝将要成就神灵。

那么第二件隐秘,又是什么?”

朝龙伯看到纪夏,终于从怔然中醒转过来。

他连忙行礼。

朝龙伯身后的几人,以及三首猎暮妖狼,都立刻变得精神奕奕起来。

朝龙伯行礼之后,抬手之间,朝龙伯神识化身手掌上,独特的悬浮起一道独特的雾气。

这一道雾气,看起来气氛非常。

其中还有点点暗淡的光芒闪烁。

似乎蕴含着某种独特的力量。

纪夏看到朝龙伯手掌上那一道雾气的同时。

脸上立刻露出意外的神色。

他眼中闪过沉吟之色,旋即说道:“你们在旅途中……遭遇了阴君?”

朝龙伯恭敬应是,说道:“我们归来之时,曾经遭遇一座庙宇。

那一座庙宇中,供奉着一位形容和胥泽大神无有二致,却通体漆黑,显得极其诡异的神像。

起初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异常。

但是秘龙君遭遇这一尊神像,体内却有某种本源气息,在不断跃动。

然后……”

朝龙伯说到这里,脸上多了几分庆幸。

“然后,我等被那一位阴君,强行拖入黑暗梦境。

在梦境中,这位神秘的诡异神灵,约莫是察知了我们的来历。

又显化出这一道诡异的雾气。

并且让我等为上皇传信。”

纪夏注视着朝龙伯,朝他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

朝龙伯探手之间。

一座诡异神像的虚影,立刻浮现在天空中。

只见那一座诡异形象,和纪夏曾经在大符祀神阁看到的阴君神像一模一样。

同样拥有着伟岸的气息。

拥有着尊荣的形貌。

身周有一条大河蜿蜒流动,进而衬托著他的躯体。

身后还有象征光芒的雕塑。

看起来俊逸到了极点。

可是纪夏知道这等的雕塑,除了显得更加阴暗、诡异之外。

实际上和胥泽大神的雕塑没有任何区别。

此刻。

在朝龙伯显化出的光幕里。

那一尊神像眼神中忽然闪烁出诡异的光芒。

他面容阴冷,神色阴沉。

但却充斥着某种无与伦比的尊贵。

就好像确确实实是一位无双的真神!

雕塑就这样直视着朝龙伯等人,开口说道:“告诉纪夏,我与他之间的约定,仍然有效……

你们将我这一道阴诡气息,交给纪夏便是。”

话语落下。

原本悬浮在上乾宫虚空中的光幕,就此消散。

纪夏思索一番,运转星辰神眸。

看向朝龙伯手中的阴诡雾气。

约莫几息时间过去。

纪夏才微微点头,探出手掌。

朝龙伯手中的阴诡气息,立刻飘散过来,落入纪夏手中消失不见。

纪夏原本平静的神色上,微微带出一抹笑容。

“不错,这一件事情,你们确实有功。”

朝龙伯、秘龙君、纪池衾等人,脸上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

秘龙君上前一步,嘻嘻笑道:“如果不是上皇与这位阴君有旧,也许我们根本走不出那一座神庙。

上皇的底蕴,确实不凡。”

纪夏听到秘龙君毫不掩饰的拍他马屁。

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

他说道:“既然如此,功过相抵,你们这次出走太苍引出的祸患,我就暂且不追究了。”

秘龙君面色一滞,有些疑惑的看向纪夏。

其他几个人,甚至冽暮的六只眼睛,都不解的看向纪夏。

在他们的印象里。

纪夏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君王。

果然。

不过仅仅几秒钟之后,纪夏摇头说道:“功过相抵,暂且不追究你们的错事。

你们身为太苍神人,身为太苍天骄。

却应该为你们如今的实力感到羞愧。

比如朝龙伯……”

纪夏看向朝龙伯,指了指虚空。

顿时,虚空中云雾飘散。

露出噎鸣秘境虚空中那一座天府雷霆司。

天府雷霆司早已经人去楼空。

但是久居雷霆司中中的天雷公,却残留下了阵阵不凡的气息,其中有雷霆四射,雷芒闪动,强横莫名。

只听纪夏说道:“便是这些新降临的天雷公都即将踏入上穹。

可是你身为太苍最早的神人,却仅仅只有初入天极的境界……”

纪夏开口。

单纯的朝龙伯立刻羞愧的低下头。

纪夏又看向其他人。

包括秘龙君在内的其他少年,甚至三首猎暮妖狼,都立刻低头,躲避纪夏的目光。

纪夏冷哼一声,说道:“如今,太苍的势力范围,在不断的扩展。

甚至已然实际掌控一座界外天。

你们的力量已经跟不上太苍的步伐……所以,你们需要闭关。”

众人面色一变!

尤其是尚芊芊、凌间、纪池衾。

他们在数百年之前,还曾经被纪夏强制禁闭。

没想到外出逛了一圈回来。

如今又要被强制闭关……

于是最后。

在纪夏平静的眼神中。

包括朝龙伯在内的五人一狼,都无精打采的走出上乾宫。

步入天空。

天穹中,云雾散开,竟然显化出四座世界!

这四座世界,便是纪夏体内的四道天穹。

人间、修罗、畜牲、六欲天!

四座天穹已经洞开,其中有一座座天宫,悬浮在世界天际。

似乎在欢迎他们的到来。

朝龙伯走到六欲天天穹门庭之前,将头颅探进其中。

立刻有一道道玄妙的明悟,传入他的脑海中。

又有六欲天四大天王,五大天主显化而来,朝他行礼。

朝龙伯仔细感知着脑海中的领悟。

又看向六欲天中那神妙不凡的存在,神色中的无奈,立刻变成欣喜。

“没想到上皇竟然毫不藏私,竟然愿意将如此玄妙的大道倾囊相授……”

朝龙伯欣喜之间步入六欲天。

三首猎暮妖狼也步入牲畜天穹。

纪池衾、凌间、尚芊芊走入人间天穹。

而秘龙君哪怕万般不愿意,却仍然步入修罗天穹中。

天空中的四座天穹,也就此消散不见。

纪夏注视着四座天穹消失的地方。

就好像是一位长辈一般,眼中闪过许多期许之色。

虽然目前的太苍,并不缺强者。

可是随着太苍所掌控的区域不断增多。

光是崎命天,就需要大量的太苍强者。

那里对于太苍来说,就好像是一座还未开发的宝地。

“这些太苍的年轻一代,需要磨砺,也需要强大的实力。

待在太苍,他们的锋芒会被太苍这些不世的强者镇压。

变得不再那么锋锐。

但是如果让他们前去开疆扩土……也许这些少年,能够打开一番新的天地。”

纪夏在心中思索。

在太苍这些年轻一辈中,也有表现十分出色的人物。

比如,尚芊芊的兄长尚洛。

这一位不凡的少年天骄,在经历无数岁月的打磨之后。

不仅实力强大,也深深明白如何处理政务。

纪夏并不吝惜太苍职务。

年纪轻轻的尚洛,已经成为太苍大盛崆峒州的州牧。

也是太苍除了珀弦、景冶、姜初、容楼之外的第五位州牧。

尚洛拥有的力量,也已经根本不弱于其他四位州牧。

甚至比他们更强。

“太苍第二代少年们,其实在太苍的发展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纪夏眼神平静。

一座国度想要强大,光靠顶层那一小撮人,实际上却是杯水车薪。

也许顶层的一小部分人,能够拥有极其不凡的战力。

但是,想要同时兼顾数百上千亿人口。

却显得尤为困难。

“少年强则国强,先贤诚不欺我。”

纪夏随口吟诵被写入传世录中的一句名言。

身影消失在了上乾宫中。

太先上庭玉乾宫。

纪夏的躯体前,刚刚那一道诡异的阴君雾气,正在不断飘动。

纪夏注视着阴君气息。

一道神念,就此落入阴君气息之内。

刹那之间。

阴君的气息就此绽放开来。

还显化为一道伟岸的身影。

纪夏站起身来,朝着那一道伟岸而又诡异的身影行礼。

语气中,缓缓说道:“阴君大神。”

那一道身影,正是阴君的显化。

阴君化身面容显得无比苍白,眼神阴鸷,仿佛蕴含着无尽的邪恶。

身上不断散发出诡异的气息。

就好似来自于无尽的深渊。

“现在看来,这一位阴君绝对是一种彻头彻尾的邪神。”

纪夏面带微笑,脑海中思绪纷飞。

“不必在心中腹诽的同时,称呼为大神。”

阴君轻轻摇头,说道:“我们的神灵尊讳,本身就是尊称。

大皇二字的“大”、“皇”,陆父二字中的“父”,大风二字中的“大”,黑天中的“天”,雷世元君中的“君”,元孽龙、胤龙之中的“龙”……

这些尽数都是尊讳,你直呼我们的神名便是。”

纪夏仿佛没有听到阴君的前半句,恍然点头。

旋即他忽然感慨说道:“大皇……究竟何等伟岸?二字神名之中,竟然全部都是尊讳。”

阴君微微一怔,没有想到纪夏会问这样的问题。

但是出乎纪夏意料的是。

阴君并没有无视纪夏的问题,而是认真思索一番,这才缓缓说道:“大皇……来历神秘……极为古老……

而且在无数的动荡中,只有他屹立于宙宇长河之上,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动摇。

大皇的来历,根本就无从可考。

也许只有那些无上尊贵的存在,才能够比大皇更强。”

纪夏张了张嘴,询问道:“无上尊贵的存在?”

“那些存在,如今的你不需要知道,也不配知道。

他们端坐在世界的生灭之中,掌控着一方方神秘的宙宇。

以你的力量,如果知晓他们的名讳,就会陷入癫狂。”

阴君眼神不变,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好像没有任何波动。

但是不知为何。

纪夏还是从阴君的语气中,听到了一股怨气。

只是……

阴君的怨气与纪夏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脑海里,还在思索着阴君的话语。

“大皇……究竟是何等的生命,也许已经超脱了世界。”

纪夏在心中无声感慨。

而那些阴君口中的无上存在,又位居何方?他们在这一方广大的世界里,究竟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一切的一切。

就如阴君所言。

此刻的纪夏,好像根本不配知道。

于是纪夏洒脱的摇头,不去思索这等隐秘。

而是继续看向阴君,说道:“阴君主动与我沟通……确实是一件罕见的事情,令纪夏出乎意料。”

阴君却不动声色,说道:“我曾经答应过你,要为你出手一次。

如今,我那一具木头躯体,已经有了些许的成就。

也许……可以相助于你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