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柒柒 > 武侠 > 功德印 > 001:正文 768:番外(五十九)

功德印 001:正文 768:番外(五十九)

作者:青衫烟雨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9-25 19:36:39 来源:易看

001:正文 768:番外(五十九)

苏临安这一胎怀得有点儿长。

本来他们还开玩笑,说苏临安怀了个哪吒,哪晓得三年过去,她那肚子还是没动

静,这哪吒哪比得上啊。

又这么一拖又拖了七年,直到第十年的时候,苏临安才感觉肚子里那灵气球有了变化。

苏临安:“我觉得我像是怀了个蛋。”

一怀怀十年,终于要破壳而出了。

牧锦云:一素素了十年,我才要疯了好么。

灵气团笼罩的时候,神识都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样子,他们也不敢仔细去看,因为

那里头会孕育一个新生的意识,十分脆弱,外界的神识进去就等于入侵,因此苏临

安他们一直不知道腹中胎儿是男是女。

他们虽然是修士,却连普通的凡人都不如。

凡人都还有途径,看到肚子里的宝宝呢。

他们看不到,只能靠猜。

苏临安时不时翻一下x公解梦,“梦到小奶猫,生女儿。”

牧锦云板着脸说:“这个不是这么说的,说女子梦到小猫,生男。”

到底信谁的?

谁也不可信……他们作为天道的亲女儿女婿,怀的是天道的小孙孙,谁能算得出来?

不信,让天悬来掐算试试,看他能算出个什么名堂。

就连天生都看不出来好么。

其实姜止卿也看不出来,但牧锦云就爱隔三差五跟姜止卿提,“来,你来看看,我

媳妇肚子里揣的崽是男孩还是女孩。”

十年后的姜止卿已经成年了,他明明叫姜卿,但校长们总会把他的名字叫错,在他

的名字中间加一个止字。

成年后的姜卿风度翩翩,虽然是a级资质,修炼速度比s级的还是差上一点儿,但他

名气最高,粉丝也是最多的,比娱乐圈最红的影帝更受关注。

他看起来像个高冷之花,清清冷冷常年没什么表情,好似世间一切都与他无关,他

早已脱离滚滚红尘,得道成仙。

只是他眼角的位置有一个很小的泪痣,大家又脑补了许多故事,说他什么前世有一

段求而不得的情,流了太多泪,所以今生不再动心。

姜卿偶尔在看向苏临安的时候,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困惑,他觉得她很熟悉,不是作

为校长的熟悉,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

等到牧校长时不时在他面前秀一下存在感,让他看苏校长肚子里的孩子后,姜卿纵

然看不到他们身上的因果线,也确定自己前世吧,应该跟他们是认识的。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牧校长隐隐有针对他的意思,哪怕他做得其实并不明显。

在喊他看三次之后,也会喊天生看一看,就好像没有特意在他一个人面前秀一样,

但作为男人,姜卿能够感觉到牧校长对他的微弱敌意。

他的今生都还安排不过来,何必管前世纠葛。

只不过,姜卿也不想让牧校长好过。被问得烦了,他也回怼道:“牧校长这么介意

男女?”

“都什么时代了,还重男轻女吗?”

“看来牧家有皇位要继承。”

牧锦云:“……我没有。”

姜止卿淡淡应了一声,“哦,那是男孩是女孩有什么关系呢?”

说完,翩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姜卿:趁牧锦云没发飙,赶紧走!

是男是女重要吗?好吧,一点儿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是他的妻子,他的孩子而已。

苏临安好笑的看着牧锦云,“叫你天天秀恩爱,被人将了一军哈。”要是普通夫妻,

这会儿怀孕的小妻子都可能有想法了。

她还看过好多因为婆家重男轻女,而变得心里压力特别大的小媳妇呢。

哪怕她这么牛批,是当之无愧的女大佬,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仍旧没办法轻易抹

除,不过,苏临安觉得性别不是衡量一个人能力的条件,总有一天,他们会达到真

正意义上的平等。

毕竟真的修炼到后面,也可以尝试让男修生孩子嘛,毕竟只要能在体内诞生一个小

天地就行,对于高阶修士来说,孕育后代,不分男女!

小生命从灵气球里试探的暴露出一点儿气息后,苏临安能看到她了。

是个粉嘟嘟的小女娃,有白玉烟萝的气息,也有她爹的气息,具体表现为,眉心之

间有个亮晶晶的小圆点儿,像是点了点朱砂。

她盘腿坐在那里像个人参娃娃。

牧锦云满意了,虽说男孩女孩都一样,但他其实更喜欢女娃娃一点儿,乖乖巧巧的

小团子,像极了苏临安小时候,多可爱呀。

然后,得知女孩会更像爸爸,牧锦云整个人都裂开了。他恨不得整天贴着苏临安的

肚皮说:“闺女,你多朝着你妈的方向长。”

人参娃娃一开始很小一点点,五官精致,没睁眼。

暴露出来后,就一天一个变化,完全跟见风长一样。苏临安之前都不显肚子,大家

都以为她怀了个寂寞,十年都没变化,曾一度以为神仙也会因为后代问题而产生心

理疾病……

如今随着娃变大,她肚子也渐渐鼓起来,大家这才真的松了口气。

原来是真的有娃。

眼看着要生了,又闹出个大事。

苏临安当初出来的地方,就是那个灵域山自然保护区,出事了。

那地方灵气还行,但真正的墓地那一片,灵气并不比其他地方充裕,反而因为当年

死了太多人,还有怨气煞气残留的缘故,使得那一片地方煞气很重。

也就属于外围灵气足,内里深处,危机四伏。

内部本来被封了,修士都进不去,架不住有普通人作死,他们当时设计的时候,就

主要是防修士,然后又建了高高的围墙,还拉了电网,也有监控和机关人看守,想

着修士破不开阵法,凡人也翻不过墙,本以为万无一失,哪晓得就有那么玄,居然

有人趁着机关人巡逻更换间隙,更换灵石的时候翻了过去,然后,就捅了篓子。

有人过去失踪了。

当地的工作人员就组了个搜救小队去搜,结果一个没出来。

现在,连灵魂都没了,消失得干干净净,无影无踪。

本来这些事不该来麻烦苏临安他们,她孩子都要生了,怎么还能去犯险,结果没想

到的是,临云那批精英过去都没能出来,就连天悬姜卿他们现在都音讯全无。

这次过来求助的是红芙,因为包括姜卿、金钱、绿意、蔷薇花灵、树灵他们全部都

折在了里面,里头的东西之凶悍,必须得请苏临安和牧锦云出山了。

红芙:“我们怀疑是血缘虫。”当年剩下的,领主级的血缘虫。

牧锦云记忆里是死光了的,但血缘虫这个也不是特别确定,如果当时就有的直接没

过去藏在其他地方,一直活到现在并不稀奇。

血缘虫吞噬元神,还会控制其他生灵。被血缘虫吞了的人,肯定没办法再轮回转

生,灵魂都没了,所以地府的人也找不到。

他们这些人都是补天后修为大跌了的,血缘虫不一样,血缘虫是可以直接休眠的,

就是本身就可以以假死状态存在很长的时间,期间修为境界是不会变的,所以,他

们都成了青铜,而那个血缘虫,还是个王者。

亲朋好友都在里头生死未仆,苏临安和和牧锦云不可能坐视不理。

他俩现在修为都已经到了人仙境,加上蝌蚪火、小白,当然最重要的是小天地,还

是可以去会一会血缘虫。

苏临安离开灵域山后就没回去过,这次回来,还有点儿感慨。

“一转眼,就十几年了。”

两人进去,苏临安没打算自己动手,等蝌蚪火去开路。牧锦云拿出炼制好的法宝,

弄出舒服的桌椅,让她小心翼翼地躺好,还给她端茶喂水果。

蝌蚪火:“我在前面杀敌,你们跑来度假?”

牧锦云:“能者多劳。”

蝌蚪火一听就高兴多了,不过嘴上还是道:“哦,所以你们都不能是吧。”

牧锦云:“恩,我们是咸鱼。”

蝌蚪火冷哼一声,冲了出去,小白在后面喊:“瞧把你能的,等等我啊。”

它俩很快就发现了血缘虫。

血缘虫控制了几个人,那几人跟丧尸一样,看起来极其恶心。蔷薇花灵和树灵联手

圈了个地盘,这会儿正护着还活着的那些失踪人口,姜卿他们都在里头。

血缘虫仍是对守护灵木的气息排斥,哪怕几千年后,仍不例外。

唯一例外的,就是苏临安和牧锦云了。

蝌蚪火气势汹汹地打过去,然后……

差点儿被血缘虫伤了元神,还是小白护着它,才没受伤。两个家伙可怜巴巴地逃了

回来,蝌蚪火还扯着嗓子喊:“卧槽啊,大事不好,那血缘虫有点儿**啊,身上还

有一点儿功德印的气息,还有那些残余的煞气信仰之力等等,是个混沌怪物。”

“儿子,快来救爹。”

“那傻b玩意儿追过来啦。”

网上看小白冲浪多年,因为火气太旺不能玩手机别的没学到多少,脏话骚话到学了

一箩筐。

“我跟你说你们现在都打不过那狗东西,至少是个天仙!”

“我的火兄弟说了,可以借灵气给你们!”

快点儿升级,搞死那个血缘虫。

五行天地打算把苏临安他们装进去,让他们疯狂吸收灵气,进阶。

哪晓得苏临安突然肚子疼了起来,“痛,她要出来了!”

关键时刻,肚子里的娃娃闹腾起来,苏临安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她忽然想起爹娘生

她的时候。

娘受天道规则压制实力受限,一身精气血都在孕育胎儿,爹为了护住她,拼尽了全

力,现在,难不成要旧事重现。

女人在孕育胎儿的时候,情绪波动会很大,哪怕她是修士,也不能幸免。

那一瞬间,她有对新生命的期待,亦有紧张和悲观。

当年,父母的悲剧就是由此开始。

现在,她不想跟老公和孩子分开。

牧锦云跟她心神相通,立刻明白此刻苏临安的心境不好,情绪极不稳定。

她周身有雾气钻出,眨眼间将她笼罩其中,这样的灵雾,对血缘虫来说是极大的诱

惑。明明她身上有萝卜的气息,本该让血缘虫忌惮,可此刻实力降低,还有属于天

魔的血气,都成了诱饵,能够让那只血缘虫铤而走险,更何况,他们俩现在暴露出

来的境界都只有人仙境,对于那只血缘虫来说,都没有什么威胁。

牧锦云这些年看了很多关系生产的书籍,都能做一个专业的助产士了,但这会儿却

没发挥空间,苏临安周身都有浓浓雾气,他没法靠近。

同样,血缘虫谨慎地观察了之后,也突然展开了攻击!

他有血缘虫王的威压,奈何境界差了一些,被对方神魂袭击之后,竟然愣了一瞬,

不过他立刻挣脱桎梏,剑气密织成网,阻拦那只虫子靠近。

牧锦云:接下来必有一番苦战。

他一步也不会退。

然而就在这时,他听到苏临安一声惨叫:“妈妈,爸爸,好痛啊。”

牧锦云心如刀割。

他知道分娩很痛,没想到,会让一个能承受得住元神崩溃的人,都哭成这样。

也就在这时,头顶上空一声惊雷炸开,属于血缘虫的领域都被劈裂,紧接着,那粗

如金龙的闪电直接砸下,声势惊人。

牧锦云眼皮一跳。他感觉自己全盛时期,可能都没把握接下那道雷霆之怒。

苏临安都忘记哭了,呆呆地看着前面,血缘虫,还有气息吗?没有,神识根本捕捉

不到,直接灰飞烟灭了?

她刚刚有点儿脆弱,但也只有那么一点儿,就想着这种时候叫爸妈会不会有效果,

天道爸爸虽然待机了,但也一直在保护着她。

本来是想替牧锦云分担点儿压力,哪晓得,居然直接把至少天仙境的血缘虫灭了。

而且她发现了,一击过后,天都暗沉几分,周围灵气也变得更加稀薄,这一击,恐

怕耗费了不少的力量。

正想着,就听到身边一株小草道:“刚醒,又累了,我和你娘再睡一会儿。”

天道可以是世间万物。

天道无处不在。

苏临安:“爹!”

“别喊了,好困,我再看一眼我的宝贝孙女。”

还没出来啊!

正想着,苏临安就一脸惊骇地看着自己身下,那个小人参娃,她居然缩小了!

她居然缩小了自己钻出来了?

那你那么折腾老娘到底是干什么啊!

啊?

小女娃出来时缩小到了一元硬币大。

出来后见风长,眨眼就有拳头大小,长到正常人类婴孩四五个月大小的时候,她停

止生长,坐在苏临安的两腿之间,咯咯咯地笑。

她长得又白又胖,身上还穿了个绿色小肚兜,这是白玉烟萝的叶子幻化而成,绿兜

兜衬得她更加白,眉心的红点儿也极为耀眼。

小女娃谁也没看,歪着头傻笑。

她胎发还挺长,黑发粗而密,直挺挺的翘着,被风吹得左摇右晃。

那风,像是一只大手,在抚摸她的小脑袋。

就见她嘴一张,喊:“冬冬。”

“公公。”

“外公。”

咿呀学语?不存在的,一教就会。

得……

苏临安和牧锦云以前还针对先喊爸爸还是先喊妈妈展开过讨论,就像许许多多的普

通小夫妻一样。

然而,他俩生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呢?

出生就有天仙境的实力,开口没喊爸也没喊妈,直接喊了外公,稳稳地抱住了最粗

的那条大腿。

蝌蚪火和小白绕着小女娃转了好几圈,两个都开心得不行,当场给她表演了个狮子

舞,逗得她咯咯笑。

蝌蚪火:“对了,你们最后取的名叫什么?”这两人这些年好像取了几百个名字,最

后定了啥?

牧锦云用灵气决帮苏临安清理干净血污,又给她渡了点儿灵气,帮她恢复。

他其实也想逗逗孩子,不过这时候,妻子肯定排第一。

听到蝌蚪火问名字,牧锦云和苏临安对视一眼,不确定地说:“宝宝。”

蝌蚪火:“宝宝是小名吗?好多哦,那些凡人里头,十个里有八个喊宝宝。”

苏临安深吸口气,“牧宝宝。”她这些年轻抚肚子叫了这个名字很多次,这会儿一喊

全名,小丫头就转过头去看她,眼睛都笑成了两个小月牙。

“蝌蚪火、小白、宝宝……”

行叭。

早就知道你是取名废,我们怎么还能对你抱有期待呢。

恰在这时,牧宝宝朝苏临安伸手,喊:“妈妈!”

苏临安有些紧张地伸出手,轻轻的捏住了她的小指头,只觉得软乎乎的,就怕把她

捏疼了,又小心翼翼地收了点儿力道。

牧宝宝又偏过头,伸出另一只藕节一样的胖胳膊,喊:“爸爸。”

高冷的牧锦云也如同许多平凡的老父亲一样,脸上笑开了花,接连应道:“诶,爸

爸在。”

他抓着那只胖乎乎的小手的同时,也握住了苏临安的手。

他掌心里握住的,是他一生所求,是他的全世界,是他用尽全力去抓住的幸福。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